来自 新闻 2016-12-26 20:36 的文章

云暮寒无视云浅月怒

   “爷爷说最近让你一心识字,哪里也不准去。再说皇上给染小王爷安排了职位,他今日去了兵部任职。兵部在西山军机大营,你去德亲王府也找不到他的。”云暮寒无视云浅月怒火。
 
    “那我自己去骑马总可以了吧?”云浅月磨牙。死夜轻染,你晚一天再去上任就不成吗?你就不会将我从这水深火热里救出来再去?她恼怒之下连夜轻染也恨上了。
 
    “不行,如今天黑了,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。”云暮寒摇头,拦住她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云浅月深吸了一口气,咬牙道:“我在府中骑马,行不行?”
 
    云暮寒似乎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,“那好吧!你既然想骑马,还是我陪着你吧!”
 
    “你阴魂不散是不是?”云浅月感觉肺都要气炸了,一双眼珠都瞪成了圆的,一字一字重复,“我说了我想自己骑马!”
 

  • 上一篇:vv移开视线看向白玉桌旁端坐着的另一名男子
  • 下一篇:记者采访遭特警持枪令蹲下 警方:已达成谅解